AssassinSeal

Mozart.

【死神豆腐】鸟

“呀,”鲁道夫说,“它不怕你。”

他们一起坐在七叶树下的长凳上,斑驳的树影落在鲁道夫的头发上,随着风轻轻地晃动。眼下他正注视着一只长着羽毛的小东西,而它正像个士兵似的站在鲁道夫身旁的黑衣人的手心里-----------可能是只麻雀,或是山雀之类的鸟儿。
这个小可怜前天被鲁道夫发现时正奄奄一息地躺在他的窗台上,他不知道究竟是弹弓还是野猫让它伤成这样。鲁道夫用手捧着它,到大夫那里包扎了伤口,给它面包渣儿吃。即便这样,这只小鸟并没有像他期望的那样好起来。

而当鲁道夫小心地把它放在这个温柔的,神秘的,总是穿戴着黑色衣帽的朋友的手中时,奇迹一般的,它又睁大了黑亮的眼睛,支楞着羽毛活蹦乱跳了。黑衣的男人看着掌心里瞅着自己的鸟,嘴角露出了微笑。

“我不这么想。”

他向前倾了倾身子。更多的阳光照在男人的上身,他的睫毛在苍白的面颊上打了一片浅浅的阴影。不知为何,这让他更加的不真实,仿佛一下子就会变成一缕烟消失掉。他伸手,让毛茸茸的小家伙回到它的救命恩人的肩膀上,挨着鲁道夫的脑袋。当他收回手时,这位年轻的皇子却轻轻抓住了它。

他一愣,视线和鲁道夫的碰在一起。

他注视着他孩童特有的清澈,单纯的双眼,也没有略过里面藏匿的孤独。他也用孩童的眼睛,好奇地盯着这个总是在他呼唤时立即出现的神秘的朋友。

他们这样看着对方,很久很久。

那天之后,鲁道夫再也没有找到过那只褐色的小鸟。只是在之后的某一天,他在花园的玫瑰花丛里找到了它,身上盖了几片凋零的花瓣,陷入了永恒的宁静。





死神看着倚在自己臂弯的鲁道夫,哈布斯堡的皇子。他抗拒着,挣扎着,又无可救药的渴望着。他又想起了在七叶树下,鲁道夫带着惊喜的呢喃:

“呀,”他说,“它不怕你。”

死神扣住鲁道夫颤抖的手指,紧紧的握住了那柄闪着寒光的手枪,他俯下身,将他们靠的更近了。他听见他胸膛里疯狂跳动的心脏,他感受到了隔着衣物穿来的炽热。他将嘴唇贴在鲁道夫的耳边,轻声说了些什么。

鲁道夫微微张开了嘴,却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。

然后他得到了一个吻。一如他这位多年的老友的作风,温柔的,令人沉醉的。

砰。

“它只是无法抗拒死亡的甜美罢了。”

Fin.

*…标题一直想不好该叫什么,就只用了“鸟”,在这篇里鸟也代表了鲁道夫
*七叶树是我胡写的,麻雀也是
*为自己拙劣的文笔感到羞愧

评论(9)

热度(28)